《雅舍谈吃》读后感

百花企业 何韵诗

  《雅舍谈吃》主要收集了梁秋实关于吃的以散文,一个菜品即一篇文。每个菜品的形容都令人勾起口腹之欲,里面做菜的过程也写得很精细。《白肉》一文中是这样写制作白肉的“北平人家里吃白肉也有季节,通常是在三伏天。猪肉者一大锅,瘦多肥少,切成一盘盘的端上桌来。煮肉的时候如果先用绳子把大块的肉五花大绑,紧紧捆起来,煮熟之后冷却,解开绳子用利刃切片,可以切出很薄很薄的大片,肥瘦凝固而不散。肉不宜煮得过火,用筷子戳刺即可测知其熟的程度。火候要靠经验,刀法要看功夫。要横丝切,顺丝就不对了。白肉没有咸味,要蘸酱油,要多加蒜末。川菜馆于蒜、酱油之外,另备辣椒酱。如果酱油或酱浇在白肉上,便不对味。白肉下洒官用高梁。吃饭时另备一盘酸菜。一盘白肉碎末一盘腌韭菜末,一盘芫荽末,拌在饭里,浇上白肉汤,撒上一点胡椒粉,这是标准吃法”。连炒鸡蛋这么简单的菜也是有讲究来头的。《铁锅蛋》中这样记载厚德福的铁锅蛋“当然先要置备黑铁锅一口,口大底小而相当高,铁要相当厚实。在打好的蛋里加上油盐作料,羼一些肉末、绿豌豆也可以,不可太多,然后倒在锅里放在火上连烧带烤,烤到蛋涨到锅口,作焦黄色,就可以上桌了。这道菜的妙处在于铁锅保温,上了桌还有嗞嗞响的滚沸声,这道理同于所谓的“铁板烧”。而保温之久尤过之。”
  《雅舍谈吃》通过吃是记载了编辑对家对父母的依恋。像《锅烧鸡》“左右两个楼梯,由,由左梯上去证明第一个房间是我随侍先君经常占用的一间……”里面详细了描绘了编辑第一次喝醉酒和父亲之间的互动,店的位置、楼梯、窗外的大树都是历历在目。《炸丸子》写的是七十多年儿时的事“中有一天,大家两三个孩子偎在母亲身边闲话,我的小弟弟不知怎么地心血来潮,没头没脑地冒出这样的一句话:"妈,小炸丸子要多少钱一碟?”大家听了哄然大笑。母亲却觉得一阵心酸,马上派用人到同和馆买来一碟小炸丸子。大家两三个孩子伸手抓食。每人分到十个左右,心满意足。”事隔七十多年,编辑仍不能忘怀,记住的不单是那份味道,而是味道背后母亲对编辑兄弟的守护。
  在《酱菜》一文,编辑谈论到,抗战时和保定的朋友在后方曾调侃过保定有什么名产?抗战胜利后老友带酱菜过去,而后编辑对各地的酱菜一一评述,虽没有十全十美的却都有各自的特点。唯独谈论到日本的咸菜编辑的形容是“太咸太甜,吾所不取”。一瓶酱菜也小小发泄了编辑对侵华者的不满。而后编辑来到台湾,见长的茄子,试做烧茄,竟不成功。因为台湾地处南方,南方的茄子水分太多,无法炸干,久炸则成烂泥。茄子的南北差异如此之大,更何况其它,编辑思念故乡-北京的心情可见一斑。
  《雅舍谈吃》一书对于研究近代的饮食习惯、北平的风俗习惯很有价值。在文学方面编辑的文字功底深厚,每个菜品的先容徐徐道来,引用了大量的经典名著,语言诙谐幽默,值得一读。其对美食极致的追求也对大家食品相关从业人员有很大的启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