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

新仕诚企业 陈宇翔

  悬崖峭壁能够直立千丈,是因为它没有过分的欲望,不向其他地方倾斜,才能屹立不倒;杏仁桉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最高的树,也是因为它笔直的秉性,才能站上世界之巅;也正是因为乔治华盛顿刚直不阿的品质,才奠定了美国总统任期不超过两届的政治制度。闾阎扑地,钟鸣鼎食之家;舸舰迷津,青雀黄龙之舳。大千世界,具有诱惑性的东西数不胜数,而人贪婪的欲望是个无底洞,一旦稍有不慎陷进去,便是万丈深渊。

  周幽王贪图美色,才有了烽火戏诸侯却只为博妲己一笑,最后成了一名亡国之君,结束了近三百年的西周王朝。秦代的赵高,贪名图利,逼死秦始皇长子扶苏,依仗着秦二世胡亥对他的宠信,把秦代的暴虐色政推向了顶峰,从而也刺破了秦始皇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的幻梦,也有了供世人笑话的指鹿为马。南宋的秦桧为一己之私,奉行割地,称臣,纳贡的议和政策,置国家存亡于不顾,极力贬斥抗金将士,更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父子毒害于狱中,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清代的和珅,本是微末小吏,随着权利地位的成长,私欲日益膨胀,利用职务之便,结党营私,聚敛钱财,排斥异己,成了惊世巨贪,结果仅仅在乾隆帝死后十五天,便被嘉庆帝赐死。
  这些都是古往今来一个个鲜活的案例,控制不住自己愈发膨胀的欲望,只能是自取灭亡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就要做一个无欲无求的行尸走肉。

  周文王被拘禁,而扩写了周易;孔仲尼受到了困窘,而写下了春秋;屈原被放逐,才写下了离骚;左丘明失去了视力,才有了国语;孙膑被截去膝盖骨,兵法才转写出来;吕不韦被贬谪蜀地,后世才流传着吕氏春秋;司马迁惨遭宫刑,才有了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的史记。这些在历史长河中流芳百世的巨匠,并不是毫无欲望的,其实他们很有欲望,但他们追求的是直上云霄的鸿鹄之志,而不是纸醉金迷的酒池肉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