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名维修工

浪奇企业 李任标


陈永林晚上突击抢修磺化老化器穿漏

  凌晨,在熟睡中被冰冷的手机铃声吵醒,电话对面是生产班组焦急的求助声打破寂静的夜晚。
  熟悉的对话:“喂,老陈,回企业抢修。”“哦。”
  一段简单的对话后。老陈打开台灯,轻手慢脚的穿起衣服。枕边的人轻声问道:“这么晚了,又要回企业吗?”话音都还没落,老陈回复道:“嗯,生产急,你快睡吧。”
  没有过多的说明,已经形成习惯,但那份早已默契的问候悠然而生。安静而简单的洗漱完毕,出门前先去打量一下儿女的房间看了一眼,然后悄悄的关上房门,安静的离家。走到楼下,裹了裹身上的衣服,自然而然的打了个冷颤,心里嘀咕了一句:“真冷。”骑上摩托车,带好头盔,在冷冽的寒风中向企业的方向行驶。
  ——这,就是维修组的陈永林师傅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工作。
  维修,就是维护和修理的意思。陈师傅肩负着是生产车间的维修使命,哪里有设备需要修理,哪里就有他的足迹,扎实的焊接技术,在班组获得推崇。朴实无华,大道至简。没有很高的学历,但需要懂的常识却很多、很多。小到一颗螺丝,大到成套设备,都需要了解它的特性和运作原理。维修就是医生,机器就像病人,医生要调理病人的身体,维修要确保机器的正常运行。医生需要对病人对症下药,维修需要清楚机器的损坏情况。医生需要对病人负责,而维修,则需要对机器负责。
  ——这,就是大家维修的工作,也是大家所肩负的使命。
  老陈在其他人眼里是大老粗。经常是一副大汗淋漓的样子,手里拿的是锤子和扳手,衣服上沾的是机油。有时候需要登上高高的架子,有时候需要钻进狭窄的储料罐。有时候需要搬运沉重的机器,有时候需要制造精密的零件。正因为热爱这份工作,所以刻苦耐劳,遇到困难会迎难而上。正因为对工作的负责,才会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,风雨不改。
  ——这,就是陈永林,在众多维修中的一员。
  致敬大家的维修工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