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历神农架

浪奇企业  赖启嵘

    “登颠远眺鞭药处,杉下笑谈尝草艰。神农山鬼何处寻,雾霭清泉澈心弦。”

    如果说有一个地方,犹如桃花源一般能让人置身于世外,又不失自然之野性,放荡而不羁,神秘而莫测,我想那说的是神农架吧。要说我对神农架早已有所耳闻,牙牙学语之时边听长辈诉说那炎帝神农氏架木为梯,尝百草,治顽疾,妙手回春一个又一个古老的传说。因而也对这个承载着神农故事的它有着幻想与向往。长大后有幸与家人借着假期到童年曾憧憬过的地方游历一回。
神农架地属湖北省西部,与武当山及长江三峡相邻,正可谓如画景观,共聚一堂。然而虽是共聚一堂却各有千秋,北面的武当山,道教迹,亘古理,处处可见,可谓是文。南面的长江三峡,滔滔江水,庞然大坝,气势汹汹,可谓是武。神农架地处文武之间,却是文武兼修,既有传说故事的人文历史,也有地势艰险草木丛生的地理环境,同时还有让各类学家魂牵梦绕的神农架野人的奇谈怪论,为其覆上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    大家清早从木鱼镇出发去往神农架的巴东垭,其路程有数十公里。虽说未到景区,可两旁已是绿树葱茏,附近山峦延绵不见其尽头。随着抵达巴东垭,其景致让人耳目一新,为什么说耳目呢?因为不只有眼前的奇观异景,静下心听,潺潺的山泉伴以婉转的鸟鸣,山间的瀑布与在草中灌木中穿行的动物沈阳交织在一起,仿若是阵阵低语。继续深入便能隐约看见山间人文的气息,行至不远便是神农祭坛,其祭坛耸立着牛首人身雕像,周边分布着鼎簋及图腾诉说着古时祭礼,但却是如此自然,而显不突兀,我想其实这里早已融入了大自然之中。

    忍着小腿肚的酸痛用着脚步去丈量着那陡峭山上硬打上去的阶梯,走在稍高的山峰上四处张望,神农架就像是一个经历沧桑,装载着传说故事的古老书籍。匆匆的一瞥只能看到它奇山异水和隐约可见的人烟,但却不能感受到它千百年沉淀下来的学问和大自然的韵味。走神农架,每一颗古树、每一座葱茸的山峦、每一间简朴而古旧的民屋,都让自身感到在神农架面前即使过了十数年的人生依旧宛如孩童。